相关文章

访旅美青年钢琴家张昊辰 “上海琴童”走向成熟

  去年10月在北京夺得第四届中国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后,张昊辰就返回美国费城,又投入到了柯蒂斯音乐学院繁忙的学习之中。昨天在上海音乐学院遇到他,得知学校放假,他回到上海陪伴已大半年没见到的母亲,同时,也准备于6月13日在上海音乐厅举办独奏音乐会。张昊辰今年才18岁,但在言谈之中却有一种同龄人少有的成熟和思辨能力。

  记者曾采访过这位6岁时就与陈燮阳执棒的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出莫扎特钢琴协奏曲的“上海琴童”,问起他最近情况,他说:“我现在是高中和大学一起在读。”3年前,张昊辰在全球115名考生中,以第一名的成绩被柯蒂斯音乐学院录取。入校后,他又在费城交响乐团的青年人才选拔中勇夺第一,由此获得了与这支乐团合作表演拉赫马尼诺夫《第二钢琴协奏曲》的机会。这些年,年轻的张昊辰几乎每年有收获。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每天从早到晚练琴,才能取得如此成绩。昨天他告诉说:“每天上午,我要去上高中的文化课;下午则要上大学音乐课;晚上还要完成作业。虽然练琴每天不可缺少的,但学习的压力实在很重。”张昊辰刚满18周岁,谈起独自在异国的这些日子,他认为:“有时候回觉得很痛哭,但是,有些音乐作品表现的也是痛苦,我有了切身感受就能理解音乐。”

  能够在与黑白键相伴的日子里,看到灿烂的前程,几乎是每一位琴童的向往。张昊辰的童年,与绝大多数琴童一样,每天坐在钢琴前度过。巧的是,他后来到深圳艺校从师钢琴名师但昭义,成了李云迪的师弟;考入柯蒂斯音乐学院后,曾执教郎朗的老院长格拉夫曼,又成了他的老师。有人让他评论起成长道路上各位老师时,张昊辰坦率地说:“我很幸运,每个阶段都遇到了合适的老师。上音的林恒老师把我领进了古典音乐大门,附小的吴子杰老师给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,上音的王建中老师使我懂得了复调音乐的要领,但昭义老师又教我学会了对音色的追求和如何细腻把握作品内涵,格拉夫曼老师则把我引进了音乐的自由王国。”也许,一步一步地往前走,也使得这位当年的小琴童,成了现在潜力十足的乐坛新星。